教育头条 > 校长论坛 > 北京五中教育集团校长校长张斌平:深化课堂效益与超越课堂局限

北京五中教育集团校长校长张斌平:深化课堂效益与超越课堂局限

校长论坛 11-13 浏览量: 分享:
  新时代教育要办好每一所学校,上好每一节课,教好每一个学生。11月2日到3日,由北京圣陶教育发展与创新研究院主办,北京一零一中学、三好网、江苏圣陶教育等参与举办的2018(第五届)中小学校长论坛在北京一零一中学成功举办。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和校长共700多人参加了本次论坛。
 

  北京五中教育集团校长张斌平校长在北京市第一六六中学分论坛发表演讲,以下是演讲内容:

  尊敬的各位专家、各位同仁,非常有幸能够按照会议的安排今天到一六六中学跟大家做个汇报。这次的主题是“走进课堂,聚焦质量”。我感觉以今天的会可以作为一个标志,反映出我们全国教育界关注新课堂的热潮。在新时代,按照新的课程方案、新的课程标准要落地,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需要重新回归到教育基础来思考问题是深化改革的必然。

  各位同仁绝大多数都是教学行业的专家。说到课堂,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受,尤其当我看到一些对课堂进行质疑或者批判地,就特别容易引发我的触动。但确确实实是这样,我们各位每天在学校里,理想的课堂尤其是到中学,就会特别的稀缺。我们都感觉到00后的青少年学习动力普遍不足,厌学的现象不是个别的,传统课堂效率也是普遍不高。现在回归基础,关注课堂,恐怕就不是像做年夜饭那样去呈现一些大家拍手较好的公开课。今天上午陶主任也是这个意思:因为这些课解决不了学生生活状态存在的问题,更很难谈上把学生培养成什么样的杰出人才。我们这么多年始终在这点上反思学校,反思课堂,反思教育。所以我今天不是全面地向大家介绍北京五中的课程、文化,是就课堂的思考跟大家分享。

  我们司空见惯的课堂有很多东西其实是很难改变的。有一个词叫“双规”,有老师开玩笑说,我们的学生不是“双规”,是三规、四规: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学习规定的内容,做规定的作业。我想这是导致学生学习状态不佳或者生活状态不理想的一个原因。因此我想了一个问题,我们在新一轮重新关注课堂的情况下,思考的是深化课堂效益和超越课堂局限。

  现在课堂教学这种形式确实是近代的产物。近代几百年的课堂组织形式,它确实就决定了一个老师或者几个老师跟几十个学生在一起,进行知识传授、知识传递,到现在为止大多数学生和老师还都在用这个模式进行。我们学校要突破的就是这个,这几十年我们的课堂教学改革的“坚冰”也是在做这件事。今天陶主任特别系统总结了课堂教学改革的现状,我想只能给陶主任讲的那么多内容当中做一点点注解。

  我是用五中的双课堂的教学例子跟大家做分享。先举一个例子,2016年清明节前后,一个五中高二的女生,一个人穿着汉服跑到景山公园去祭拜曾自缢在这的崇祯皇帝。我知道这个消息很奇怪,我以为这个学生跟崇祯有什么关系?老师说没关系。那么学生做出这样一种反常的活动是因为什么?是因为她上了她们英语杨老师的选修课,杨老师研究明清古建筑,像十三陵这些都是她们研究的范畴,他在这个课堂上听到了崇祯的故事而引发了情感共鸣。

  我想到一个问题,我们的课堂怎么深化?就是要求我们关注课堂学科知识以外的,尤其是学生情感情绪。比如今天下午一样,各位听前面几位校长讲,您的心里反应是什么?对这么厚重文化积累的学校、这么高大上的课程体系,如果你的心理反映是羡慕,可能会导向正向的善;如果你的心理反应是嫉妒,可能会导向恶。我们学生在每一节课上,他的情绪反应,(像今天陶主任说的反应倾向意味着价值取向)是什么?我们过去的课堂对这些关注的不够,或者关注的很少。

  学生在景山公园自己做了一篇祭文,看了这篇祭文我就可以理解,一个青春期的学生,是感受到了这种失败的历史人物内心的变化,从而产生了共鸣。对于一个高中学生来说,考试的失败也可能让她会产生同样的焦虑,或者“悲苦刚烈”情绪。所以她要特别讲的是,崇祯皇帝是一个尽了努力,“而不能至者”。像他这样一个人物已经尽全力治国,但是没治好,国家败了,他自杀了,后人有什么资格去批评他、批判他、否定他。就是这么一个悲剧历史人物的情绪和情感感染了她,让她产生这个行为。她把自己这个行为比拟成鲁迅写纪念刘和珍君等等。学生的课堂情感发育已经延伸到课堂之外了。

  故事没有结束,2018年她已经是大一的学生。今年清明节她又写了一篇关于崇祯的文字。我明显感觉到这一篇跟她上一次写的有很大的区别。这一篇她列举了好几个观点,到底应不应该批判他、指责他。她引用一些史料进行分析。比如有人说崇祯皇帝自杀,对挽救大明朝毫无意义、豪无作用;还有人说崇祯皇帝错杀了袁崇焕;还有说崇祯皇帝重男轻女。这个过程是典型的从质疑到证伪,再到理性判断的过程。学生的情感发育跟他的理性思维连在一起。所以课堂我们每教给学生知识点,产生的情感是什么样的,情绪有还是没有。这样一个小事情,已经延续到了他的大学,两年多时间。崇祯皇帝这一个人物影像对他产生的情感和思维上的这种发展的脉络还在延伸。这孩子可能这辈子也不会做一个专业的历史研究者,但是课堂上所产生的这个培养效应,这是提出发展核心素养的重要价值。

  我们的课堂要想深化它的效益,就需要全面挖掘课堂教学的功能,除了关注知识的传授、应试技能传授之外,学生跟每一个知识点之间可能产生的情绪变化,我们关注到没有,我们怎么关注的,它是怎么发展的。

  这样来引出我今天要说的双课堂的实验。北京五中是从2008年开始,历史、语文学科参加北京教育学会的项目实验,用网络技术跟现实课堂结合。其实双课堂这个词今天不怎么用,过去用这个词。在当年用的时候我们就明显的感到了,它可以突破传统课堂的教学局限:空间限制、时间约束、整合资源、积累数据、促进综合素质评价、转变教育教学模式等。这是我们在2009年前后的时候就产生的感受。

  对于老师来说变化更大。我们这个团队很多参与实验的老师都是骨干教师,他们深刻地感受到,对学生作为资源要重新认识,学生不仅仅是你的教育对象,更重要的是课堂教学的资源。老师过去对学生学习课程资源的重视挖掘比较稀缺。

  老师对自己的教学行为重新思考,当然学生的很多问题已经通过网络解决,已经通过他的虚拟课堂解决,回到现实课堂还怎么上课。任何一个问题都会有人会了,有人不会,有人能说清楚,有人说不清楚。教师要重新思考,过去那种靠老师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像今天说的精彩精妙,这种感觉突然没有了,老师突然觉得自己设一大堆扣,让学生集体感觉到恍然大悟的效果很难再产生了。

  我举一个例子,为什么让老师们震撼?在学历史课,《戊戌变法》一课中的时候,有一个女生对于光绪皇帝有独特的认识,写了一万多字的帖子,前后三篇帖子加一块一万多字。这种情况在传统课堂上根本就看不见,也不可能出现和产生,所以当老师看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非常震惊。当然,这个帖子也引起了学生很多的回复、讨论、质疑、争论等等。

  2010年以后继续深化这个认识,教师开始重新设计整个教学过程。为什么?以前靠上公开课,对一节课来完成的一个教学,现在完全不行了。因为这样的一个课,必须系统设计,设计一个月,甚至设计一个学期。再一个,像超市一样,学生的数量越大,学生之间意见分歧讨论的效果越好,所以2013年我们语文正式在全年级进行双课堂的教学实验,让实验向常态化转变。2010年前已经实现了虚拟课堂跨校的选课学习。2013年我们形成了阶段成果《为建设理想课堂而探索》,作为北京市数字学校的基地学校,继续探索这个工作。
 

  2015年之后,我们把它叫做第三阶段。2015年,在市区相关部门支持下,我们学生利用网络来开展虚拟课堂与现实课堂的整合,更是需要引入大数据的评价来为这个实验助力。这个阶段的教学特点,以语文学科举例来说,在王屏萍老师的带领下把双课堂的实验跟语文专题教学结合起来,这是一个新的尝试和探索。因为专题教学过去是语文教研的单独的一套思路。再就是进一步优化学习的学生过程。过去之所以说课堂教学效率不高,是因为学生的学习过程是一个黑箱。现在让课堂教学深入其实就是要逐渐打开这个黑箱,切实了解每个学生在课堂上他接受学习这个过程是怎么演变的,他的知识建构的过程是怎么形成的,这个作为优化学习结果的条件。再去理解,这个对学生的思维影响是什么,就学生的学习来说,我们最初是用一些简单的描述来概括学生的学习变化。如下:

  v  1从旁观者到参与者;

  v  2从“灌水”到“加油”;

  v  3从一字“顶”到“万言书”;

  v  4从短促突击到长线思考;

  v  5从依赖教师到“另起炉灶”;

  v  6从自说自话到合作争鸣;

  v  7从有感而发到逻辑论述;

  v  8从反思学科到反思学习;

  v  9从评价学习到评价教学。

  这些变化也可能是基于个人的,也可能是基于群体的,可能基于班级的,这是综合素质评价的一个最最基础的条件。但是等到第二阶段、第三阶段,我们这些对学生的,因为这就已经是过程性评价的范畴,就这些过程性的评价,能不能有更好的教育学、心理学的支持和判定,让我们对课堂教学的深化认识。

  还拿语文来说,以史铁生的散文专题为例统计学生读写量!这是传统的课程不可能达到或者不可能想的。这是每个学生发帖量统计,数量很大,这个过程当中学生的能力,尤其是语言思维能力的变化是语文老师统计的。这个蓝线,其他同学给予他的相关评价,我们能看到这三个是正向的,每一个群体里头都会有一些意见领袖或者焦点人物,运用大数据深度分析学生参与和互动的情况。在这个图上我们可以看到,有两个中心非常突出,一个中心是老师中心,再一个中心就是学生的中心。而现在我们能通过网络数据清楚看到学生中心达到什么程度,它交互的频率次数。在比如这个话题形成的几个中心全是学生,这四个粉红的中心都是学生,他们成为这个群体的学习中心,应该说已经开始脱离老师。

  再一个是交互行为频率的分析。我们把它分了七个层级,大家看到这里头最简单的批驳、否定,比重在逐渐下降。而最有意义的阐述和复议在增加,学生的阐释能力在提高。这都是从横向主题对一个事物不同观点的整理。这是对学生在虚拟课堂所有的言论通过前结构、单点结构、多点结构的分析。这是发展趋势:通过三年趋势可以看到学生整体上的思维水平抬升。我们对课堂教学的监控比以前前进了一大步。

  在这整个过程中,学生的学习激情、自我思维感受、学习经验、自我问题的解决,以及提升,都能在这个过程当中让老师清晰可见。

  作为今天演讲的结束,我想说深化课堂效益,就是在关注每一个学生的基础上,全面关注学生学习变化,就是打开学生心理发育过程、知识建构过程这个黑箱,真正实现以学生学习为中心,日积月累才能提升学生素养水平。走出课堂局限,最主要的就是让学校其他的课程教学活动跟课堂能形成内在关系,自然延伸,良性互动。我们认为现在的难以把握的就是下课铃一响,课上的东西跟课下的东西关联度有多大!课内活动与课外教育对学生素养发展产生割裂。课程建设需要作好这种链接,让课堂成为课程建设的动力源泉,我们这几年主要在做这样“六位一体课程”促进学生成长的研究。
 

猜你喜欢

精品回放

相关阅读

热门搜索

会员评论评论:0

热门评论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