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头条 > 初中家长 > 金庸先生离去,世间再无大侠:他的江湖家长这样讲给孩子听

金庸先生离去,世间再无大侠:他的江湖家长这样讲给孩子听

初中家长 10-31 浏览量: 分享:
    有人曾经问金庸:“人生应如何度过?”老先生答:“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曾经,金庸为自己设计了墓志铭:“这里躺着一个人,在二十世纪、二十一世纪,他写过几十部武侠小说,这些小说为几亿人喜欢。”他希望,百年之后还能有人看金庸小说,或者再过五十年、六十年还有人看,他就很满意了。“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细数起来,从最早的《书剑恩仇录》(1955年)到封笔之作《鹿鼎记》(1972年),金庸的小说在华人世界里已经风靡了五六十年,影响了数代人。被誉为“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读者”。

  10月30日,一代武侠小说泰斗查良镛(笔名金庸)去世,享年94岁。

  大侠一路走好!感恩他为我们留下一个江湖!

  今天,我们把他的这些故事讲给孩子!

  出身书香世家

 
  1924年,金庸出生在浙江海宁的一个书香世家。

  海宁查氏是世家望族,康熙年间创造了“一门十进士,叔侄五翰林”的科举神话。进入近现代,査家还出现过实业家査济民,教育家査良钊,九叶派代表诗人、翻译家诗人查良铮(穆旦)。

  


  而金庸族谱旁系姻亲关系中,也有很多大家熟悉名字,比如:

  徐志摩——金庸的表哥(金庸母亲徐禄是徐志摩的堂姑妈);

  蒋百里——金庸的姑父(著名军事家蒋百里的原配夫人查品珍是金庸的同族姑母);

  钱学森——金庸的表姐夫(蒋百里的女儿蒋英是“航天之父”“两弹一星”功勋钱学森的妻子)

  琼瑶——金庸的表外甥女(金庸的堂姐查良敏嫁了琼瑶的三舅袁行云)

  ……

  在书香环境的熏陶下,金庸度过了安逸的童年时光。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13岁的金庸随学校南下,开始了千里跋涉的流亡之旅。由安至危、由富到困,但金庸没有在战乱的颠簸流离中颓丧。

  15岁的时候,金庸和两位同学一起合作,编了一本《献给投考初中者》,根据招考的题目,做些模范答案给学生看,大概相当于今天《五年模拟三年高考》这类的参考书。这个书做得很成功,让他们赚了很多的钱。

  有人说,金庸是最会赚钱的文人侠客,这一点,金庸在中学时候就已颇显锋芒。而看起来温和宽厚的金庸,年少时性格也有十分狷狂的一面。

  在上学时,因不满学校的某些行为,他写文讽刺过训导主任,也在大学时与训导长争辩过,结果便是遭遇了两次被学校开除的命运。最惨的是第二次被开除后,因为没有钱,他衣食都没了着落。金庸向一位蒋姓表哥求助,才解决了生计问题。

  求学期间的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想成为一个外交官。但因历史原因,他还是跟外交官的梦想擦肩而过。后来,金庸在另一所学校念起了国际法,而这段法学知识背景以及他后来的经历与声望,为他谋得另一个鲜为人知的身份——1985年他被聘为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

  在藏书堆里长大
 

  金庸小时候,家里住在海宁县的袁花镇上,没有学区房,但是有三间书房。

  那里面有很多线装书。据他弟弟回忆,这里面有《荒江女侠》《封神演义》《儿女英雄传》《明史》《水浒》……这些书,小金庸早早地就看完了。

  不止是旧书,金庸家里还到处是新文艺作品。

  他的父亲和哥哥有邹韬奋的《萍踪寄语》《萍踪忆语》等世界各地的旅行记,天南地北,无所不包。还有邹韬奋主编的《生活周报》。这些都成了小金庸的读物。

  金庸的父亲给他送礼物,动不动就送书。10岁那年的圣诞节,父亲送给了小金庸一本狄更斯的《圣诞颂歌》。

  这本书对金庸的影响,怎么说都不过分。他说这是“一个伟大温暖的心灵所写的一本伟大的书”。很多年后,每到圣诞节,金庸都还要翻出这本书来,读上几段,怀念父亲。

  那么金庸小时候的玩具又是什么呢?

  有一个故事:

  金庸的祖父查文清,是光绪丙戌年的进士,做过丹阳知县,后来不当官了,回家编书。

  他编了一部“海宁查氏诗钞”,规模很大,有好几百卷之多,但是雕版还没完工就去世了,书也没印出来。这些雕版放了两间屋子,后来都成了小金庸的玩具。

  金庸家里的男性长辈喜欢读书,女性长辈也一样。

  他的母亲徐禄,也就是徐志摩的姑姑,后来《书剑恩仇录》里陈家洛的母亲徐潮生的原型。她读过私塾,喜欢诗文,平时手不释卷。徐禄的书法也好,会写一笔漂亮的小楷。

  金庸回忆说,小时候母亲和姊妹、姑嫂们喜欢读《红楼梦》,大家经常比赛背诵《红楼梦》的回目词,赢了的就得一粒糖。

  “报人”是不可磨灭的标签
 

  作为武侠小说大家,这个身份或许是他享誉最盛的。而另一个在金庸一生中不可磨灭的标签,便是报人,一个杰出的报人。

  1947年,他进入上海《大公报》,从三千名投考者脱颖而出。第二年,《大公报》香港版创刊,金庸被派入香港,那年他24岁。当时的香港与上海相比,并不发达,但金庸说,“我一生很喜欢冒险,过一点新奇的生活。”

  1959年,35岁的金庸创办《明报》,便是看不惯《大公报》所报道的“虚假事实”。他说:

  “我办《明报》的时候,就是希望能够主持公正,把事实真相告诉给读者。”

 

  他的社评文章,高峰期每日一篇,他的武侠小说,几乎也是以日更的节奏推进,数十年间无间断。

  在这般工作状态下,还有个颇有趣的故事。当年《天龙八部》在《明报》连载时,金庸曾数次离港外游。小说连载不能断,他便请好友倪匡代笔。在小说第89回中,阿紫的双眼被丁春秋戳瞎,这个情节其实是倪匡写的。后来,金庸则以换眼治疗手段让阿紫复明了。

 

  一手写武侠,一手写社评,奠定此生基业,30年时间,金庸将《明报》塑造成香港极具影响力的报纸。

  而这份报纸开办之初,只有六千份的发行量。在困难的时候,所有职员的薪水都打了八折。金庸说,“是大家和我一起捱了下来。”

  八十岁的学生
 

  金庸写了十五部武侠小说,部部经典。但金庸的名气虽响彻中外,而且博古通今,历史、政治等知识信手拈来,他依然觉得自己学问不够。

  因此即使是在获得剑桥大学授予的荣誉博士学位后,金庸坚持选择作为普通学生申请就读剑桥大学的博士学位,那时的他已经是81岁高龄。

 

  在剑桥读书时,金庸同普通学生一样。背着双肩包,里面放满了课本。有一段时间金庸还会骑着车上课,但因为太太担心会发生危险而就此作罢。

  在剑桥上学,金庸又变成了那个别人不太关注的查先生。不再有知名作家光环、不再是浙江大学文学院院长,他做的一切都“不为学位,只为学问”。

  有学生想找金庸拍照,签名。金庸说:“我现在是学生,不是作家。等我不是学生的时候,我再和你坐下来一起吃饭、喝茶。”

  在金庸眼里,在任何时候学习都不算晚。永远保持谦卑的态度去探索人生中的未知,自尊而不自负,骄傲而不自满,这也是我们每个人的人生中必须修炼的一部武功秘籍。

  有人曾经问金庸:“人生应如何度过?”老先生答:“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人生在世,去若朝露。一个人的一生,为何不可以是一部武侠小说,前半生纵情恣意、洒脱妄为,后半生心怀敬畏,有不断向学之心。就如查大侠的人生,可敬,可叹。

  他的故事里,有他的江湖!他的江湖里,有他的故事!今天,让我们再次通过他作品中的这些经典句子,送别那个笑傲江湖的武侠时代!

  01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恨不知所终,一笑而泯。

  (东方不败)遇到你,我的心像跌入深深的湖水。

  相遇不能相知是痛,相知而不能相爱也是痛;我知道,可能有一天你会忘了我,你会海阔天空、云淡风轻;但是我做不到,我只会万箭穿心。

  ——《笑傲江湖》

  02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与其天涯思君,恋恋不舍,莫若相忘于江湖。

  (萧峰)我既误杀阿朱,此生终不再娶。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一个阿朱。

  鸠摩智微微笑道:“世外闲人,岂再为这等俗事萦怀?老衲今后行止无定,随遇而安,心安乐处,便是身安乐处。”

  你样样都好,样样比她强,你只有一个缺点,你不是她。

  ——《天龙八部》

  03

  情之为物,本是如此,入口甘甜,回味苦涩,而且遍身是刺,你就算万分小心,也不免为其所伤。多半因为这花儿有这几般特色,人们才给它去上这个名儿。

  惊世骇俗的爱情总是要付出许多代价。

  情之为物,本是如此,入口甘甜,回味苦涩,而且遍身是刺,你就算小心万分,也不免为其所伤。

  ——《神雕侠侣》

  04

  从今以后,可别太轻易答应人家。世上有许多事情,口中虽然答应了,却是无法办到的呢。

  “我师父说中了这三种剧毒,无药可治,因为他只道世上没有一个医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

  ——《飞狐外传》

  05

  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范遥眉头一皱,说道:“郡主,世上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既已如此,也是勉强不来了。”赵敏道:“我偏要勉强。”

  世间少年男子,大都有过如此胡里胡涂的一段初恋,当时为了一个姑娘废寝忘食,生死以之,可是这段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日后头脑清醒,对自己旧日的沉迷,往往不禁为之哑然失笑!

  ——《倚天屠龙记》

  06

  白马带着她一步步地回到中原。白马已经老了,只能慢慢地走,但终是能回到中原的。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白马啸西风》

  07

  世上最宝贵之物,乃是两心相悦的真正情爱,绝非价值连城的宝藏。

  ——《雪山飞狐》

  08

  情深意真,岂在丑俊,千山万水,苦随君行。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少年爱侣,情深爱极,每遭鬼神之忌,是以才子佳人多无美满下场,反不如伧夫俗子常能白头偕老。情不可极,刚则易折,先贤这话,确是合乎万物之情。

  ——《书剑恩仇录》

  09

  天地四方为江湖,世人聪明反糊涂。名利场上风浪起,赢到头来却是输。

  谢烟客问:“为什么不求人?”小丐道:“我妈妈常跟我说:‘你这一生一世,可别去求人家什么。人家心中想给你,你不用求,人家自然会给你;人家 不肯的,你便苦苦哀求也是无用,反而惹得人家讨厌。

  ——《侠客行》

  10

  “书到用时方恨少,肉到肥时方恨多”。

  做人要能瞎蒙,就瞎蒙,生活尽量放轻松。

  害我的都是女人,叮我的都是蚊子。

  ——《鹿鼎记》

  儿女情长今犹在

  江湖侠骨已无多

  再见,金庸;再见,江湖。
 
 

  本文来源|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三好网教育头条尊重原创文章,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感谢您的阅读。
 

 

精品回放

相关阅读

热门搜索

会员评论评论:0

热门评论评论:0

请输入手机号
请输入验证码
请选择年级
请选择科目